必赢娱乐网址车检改革新政发布,记者近日以验车者身份走访北京、天津的多家机动车检测站发现

发布时间:2019-12-08  栏目:必赢56net在线登录  评论:0 Comments

车检改革新政发布,6年内私家车免检,新政如阳光,让人心里敞亮,网上一片欢呼,人心大快。

截至2014年,我国汽车保有量已达1.54亿辆。根据多地环保部门公告,汽车尾气排放已成为我国大城市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是造成雾霾、灰霾
及光化学污染的重要原因。国务院在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明文要求,对尾气排放不达标车辆不得发放环保合格标志,不得上路行驶。然而,记者在京津等地调查
发现,在一些尾气检测的地下交易链条中,环保部监制的环保合格标志竟可花钱获得,濒临报废期限的“问题车”只花300元就能免检上路。

新政系统,思路清晰,对车检积弊釜底抽薪,很有改革气魄。但彻底根除车检积弊,还不能毕其功于一役。因为车检有弊端,减少车检;减少的车检再有弊端,总不能取消必要的车检吧?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干干净净的公正公平的未来车检。

不管啥车花钱就过

第一、检测机构需要制衡和更强有力的法律监督与行政监督

记者近日以验车者身份走访北京、天津的多家机动车检测站发现,个别检测站内不仅遍布被称为“车虫”的验车非法中介,甚至有检测人员公开提供收费“包过”的尾气检测服务。

如果很安全的车辆,符合安全标准,检测机构就是卡着你,不交钱不让你通过,还是有吃拿卡要的空间。我在你的检车线检测不合格,我存异议,能不能找到更高层级、更权威的仲裁机构来进行技术检测后的仲裁或者复议呢?
即使管理再严、监督再到位,也有不公平的现象,需要让被检测的车主有说理的地方。仅仅投诉,往往导致官官相护和稀泥。需要权威和技术说话。如果产品安全性能符合标准不通过,经过仲裁或复议发现有问题,或者申诉到行政机关发现有问题,就该收回检测资格,吊销检测机构的营业执照。

在位于天津市南开区的公交三机动车检测站内,一位穿着带有“检测”字样红色制服的工作人员一边引导车辆进场一边告诉记者,尾气排放不合格的车辆可以找他“疏通”,“外观弄干净,尾气不用担心,给400元包你过。”

第二、依靠设备提高透明度

位于天津市西青区中北镇的汽车检测站内,坐着多名“车虫”。一名王姓“车虫”对记者宣称:“不管啥车,300元保证拿到环保标。”

比如环保性能检测,辽宁丹东汽车尾气环保监测屡遭诟病,被辽宁电视台曝光后,检测单位检测资格被取消。目前丹东车辆暂时省去了环保监测环节。但未来的检测,怎样保证公正?需要阳光透明。环保尾气排放指标全国统一,一目了然,指标要求应该透明;提升检测设备自动化程度也不难,监测数据完全可以做到自动呈现。监测数据和国家标准对比,一目了然,经公开显示,尾气排放是否符合指标,电脑打印,一清二楚,根本没有暗箱操作的空间,这样的检测,就不会有猫腻,被检车的车主也心服口服。做到这一点,不会有多大难度。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容易产生黑暗。存在猫腻的前提就是该透明、能透明的地方故意隐蔽不公开。

造假是公开的秘密

第三、彻底改变“重捡轻查”的执法偏颇

记者采访发现,看似程序严格的尾气检测,在“车虫”和部分工作人员的暗箱操作下,漏洞频出,通过环保检测“很简单”。

以往汽车尾气检测,检完拉倒,从来没见路上拖着重重黑烟的大货车小摩托有人管。只检不查,将尾气排放的治理重任寄托在利欲熏心的尾气检测上面,想管住尾气排放是不可能的。需要加大路查力度,对肉眼一看就知道尾气排放不达标的,一律严查,对获得尾气排放检测合格证的“带烟”奔跑的大货小货,要追究检测机构的责任。通过严查严检,让黑烟车辆在路上绝迹。

记者在天津发现一辆已接近报废期限的小轿车。记者在天津河西区机动车检测站跟踪拍摄发现,在“车虫”的指引下,整个检测过程中工作人员都没有对这辆车的尾气排放进行检测。其后,检测公司提供了一份已盖章的检测报告。

新政能不能打造新的检车环境,在于监督和执行。监督的有效,依赖于阳光透明。监督的制衡应该有第三方的权重。仅仅依靠从行政到检测机构相互制衡,远远不足以遏制利益驱动的腐败。

环保部机动车排污监控中心原研究员韩应健表示,各地检测站工作人员与“车虫”内外勾结、暗中放水的事情非常普遍。“有些检测站软件有猫腻,尾气检测让你过你就过,不让你过就过不了。有的工作人员连探头都懒得往排气管里插,测出来的尾气当然能达标。”韩应健说。

尽管技术性、专业性太强,依靠最新科技,很多检测也可以做到阳光透明。透明环境下的强有力监督,是杜绝检车腐败、保持公正的大前提。

记者在主流信息分类网站上检索发现,京津地区从事“验车代办”的中介就有数千家。“尾气检测数据造假、买标卖标、检测流于形式已是业内共知的秘密。”国家机动车污染防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颜梓清说。

检得太严就没人去

近年来,已有安徽合肥、广西南宁等多地车检机构被查出存在虚假检测。在佛山车检“窝案”中,佛山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宏强落马前,就为车检站等经
营者提供照顾,受贿约124万元;郑州市公安局机动车检测中心原民警高斌多次收受代理审车中介人员钱财共9万多元,甚至要求“车虫”为其购买2700元的
血压治疗仪,才帮助检测顺利过关。

北京一位自称可搞定多家远郊检测场的“车虫”透露,很多检测站实为站长私人或企业承包,“检测场造假才能多赚钱,检得太严就没人去。”

记者采访中发现,在京津部分检测站,给“车虫”好处费后就可以不排队直接检测,甚至可以连续检测四五轮,直到通过为止。而没有交“好处费”的车主则只能排长队,检个车甚至要等上一整天。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